vol.94
候鸟之殇
  •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就有3条经过中国。在眼下这个时间段,正是候鸟迁徙的高峰期,成千上万的候鸟在此时途经我国飞往南方过冬。然而在人类的欲望面前,候鸟们的迁徙之路却并不平坦。除了需要经历体力与意志的考验,在这条路上,鸟网、猎枪、夹子、投毒......各种人为制造的威胁屡禁不止,猎杀事件频发,很多候鸟半途“折翼”让人心痛。这些美丽的生灵,应该自由飞翔在广阔的天空,而不该成为笼中物、盘中餐。
  •   2016年10月11日,天津,林业部门工作人员清理鸟网,鸟网绵延超过1公里,上面挂有大量鸟类尸体。眼下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但是迁徙的旅途却危机重重。 视觉中国
  •   2012年11月22日,河北唐山乐亭县,当地护鸟志愿者发现一只死亡东方白鹳,其他几只亦有疑似中毒症状。在东方白鹳尸体被发现地不足1公里的范围内,志愿者从浅水滩中捞出了14只鸟尸和一些疑似中毒的鱼尸,包括12只红嘴鸥、1只苍鹭和1只银鸥。 视觉中国
  •   2016年10月12日,天津,鸟贩子从笼中逐个抓出小鸟,供鸟客观赏。一只黄眉鹀紧紧抓住栏杆,不让鸟贩抓走。而就在离鸟市不远处,挂着醒目的横幅:“严厉打击非法猎捕、贩卖野生鸟类的行为,违者依法严惩”。 视觉中国
  •   2013年1月13日,湖南岳阳, 志愿者抱着死去的天鹅伤心不已。中毒之后,天鹅的肌肉会不受控制地急促痉挛,呼吸艰难。这痛苦的过程,一直要持续到它死去。 视觉中国
  •   简易的加工棚里,各种候鸟被宰杀后,制成鸟干。雷州半岛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是候鸟每年迁徙的必经之路,长期以来,当地人都有捕食候鸟的习惯。由于大规模杀戮候鸟,导致如今候鸟不仅飞来迟,而且数量急剧锐减,许多珍稀品种不见踪迹。 视觉中国
  •   2012年1月10日,西安灞河蓝田段,死不瞑目的绿头鸭。“有人在河里投毒捕杀鸟。”一名路过的村民说,这里一到冬季,很多迁徙来的候鸟在水面觅食,有人就起了邪念。将毒诱饵投放到鸟常觅食的水域冰面和岸上。不用多时,误食毒饵的野鸭就会死亡,漂浮在水面上,或者被河里的石头挡住。捕鸟者沿河打捞,然后卖给农家乐或农贸市场。 视觉中国
  •   2016年3月25日,四川成都,位于郫县的成都长乐野生动物救助中心,一只大鵟正在接受救治。它翅膀被人打断,喙被人磨平,从此失去飞行能力,它无数次跳起来却因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而如果不是人类的伤害,它本该是迁徙大军中的一员。 华西都市报 杨涛/视觉中国
  •   2016年4月18日,黑龙江宝清县,田间死亡的候鸟尸体。近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东升自然保护区外围区域发现死亡雁鸭类候鸟,有关部门初步判定候鸟因食用人为投放的有毒玉米粒死亡。 视觉中国
  •   2013年10月5日,广东省云浮市罗定太平镇,一些村民用白色泡沫做成小鸟形状,支在树顶上和水塘边,引诱南下的候鸟飞近,再用枪射杀。 视觉中国
  •   2012年4月23日,沈阳康平自然保护区,一只白鹤的趾爪被盗猎者设下的捕猎工具夹伤。辽宁是东北亚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每年途径此地的候鸟数量达数千万只,在利益驱动下,每年都有人对候鸟进行捕杀,护鸟与捕鸟之间的战争似乎从未停歇过。 视觉中国
  •   2014年9月2日,一只鸟疑似饮了有毒的湖水死亡。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乌审召,一个面积10万平方米的湖泊被乌审召工业园数家工厂直接排放的污水污染,据官方媒体报道,半年时间里,这个湖里,约有一万多只各种野生候鸟死亡。
  •   2015年1月3日,陕西西安,两个投毒男子收获了一只被毒死的绿头鸭。在西安北郊和咸阳交界的渭河湿地,一些不法分子大肆投毒,捕杀来渭河越冬的候鸟。 视觉中国
  •   2016年10月25日,沈阳,一只小鸟在笼子内碰得头破血流。在新民市大柳屯镇利民村,行走在马路中间向两侧望去,不时会看到部分庭院内竖立着两根竿子。这样的杆子多半是一张猎捕野生鸟类的粘网。“那些被捕获的鸟,珍贵的,捕鸟人会自己饲养或者出售,不值钱的就直接摔死吃肉。”一位志愿者称。 视觉中国
  •   2015年1月24日,山东平度市古砚镇一座水库岸边,盗猎者撒下的拌有剧毒的玉米粒。而在镇里的大集中有被毒死的候鸟被叫卖。 视觉中国
  •   2015年1月5日,山东青岛,野生动物救助协会专家展示诱捕野鸭的鱼钩,鱼钩上面挂着菠菜叶。专家介绍,白沙河入海口为胶州湾湿地的一部分,每年都有大量迁徙的鸟类越冬此地,同时,湿地附近也变成了盗猎者偷捕候鸟的犯罪之地。 视觉中国
  •   2012年9月19日,湖南新邵,用探照灯捕鸟。新邵观音山、羊古坳山上遍布夺命光束,有专人收购候鸟,野鸽子80元一只,白鹭50元一只。被捕杀的候鸟送往了新邵、新化、隆回等地市场与酒店。有的一家人上阵,携带被子干粮住在山上。 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