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别人吃饭的时候,是我们饿着肚子最忙的时候。”江桥林今年24岁,是安徽省阜阳市互联网某订餐平台的一名骑手,入行一年多,熟悉的商家都叫他“小江”。随着手机上专用的抢单APP又响了起来,小江骑上公司配发的电瓶车准备到合作商家那里取货,这是他当天送的第15单外卖了。
“骑手”这个词在传统意义上是擅长骑马的人,但这个时代赋予了骑手一个新的含义。上午九点,小江按照公司的规定换上统一服装,准备上岗。
“我每天要送30多单,最多的时候要送50多。”小江说,作为一个骑手,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一件接一件地重复投入工作,一天下来要跑近50公里。
他们的送餐比较灵活,主要是骑手抢单,系统也会根据情况给订单区域内的骑手直接派单。
之前,小江是一名小货车司机,帮雇主到外地跑运输,经常一两个星期不能回家。大约一年多以前,小江和妻子开始备孕,考虑换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关于送餐员的“高收入、低门槛”的口口相传,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经过简单的面试,试骑了一圈电动车,小江如愿成为送餐骑士大军中的一员。速度和好评是衡量一个优秀骑手的黄金标准。小江总结,只要骑车好、态度好、效率高,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每天上午11点到2点,晚上6点到8点,正是他们的黄金时间,常常是争分夺秒。
通常情况下,系统的送餐订单都在3公里范围内,要求30分钟送达。小江最担心的就是送汤面遇到颠簸的路段,每次都格外小心。
上下班高峰期,遇到电梯拥挤,小江不得不去爬二十几层的楼梯。“等电梯时间太久了,就算进了电梯,餐盒还有可能挤坏变形。”
小江一边把餐送到客户手里,一边说:“祝您用餐愉快!”有时候交通拥堵或爬楼导致的送餐晚点,客户会很生气,说出一些难听的话。但纵然再委屈,小江也要平复情绪,以笑脸相迎,因为得到一个好评就会有2元钱的奖励。
雨雪天气是送餐高峰期,小江一天能跑50多单。每完成一单,送餐员可以获得三至四元钱的提成。如果得到五星好评,再额外获得两元奖励。
小江与商家挥手再见。在需求巨大的外卖市场中,商家与送餐员成为一定意义上的利益共同体。
根据《2016中国外卖O2O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16年6月截止,我国外卖用户已达1.5亿。这相当于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依赖外卖生活。
小江做骑手已经1年多,长时间的配送让他对市内的各条街道都了如指掌,也知道走哪条路时间最短,哪个门最容易到达,就算有时候订单地址写得不详细,他也能根据经验找到下单人的位置。
餐馆、商务楼、小区、学校,就是他们的主战场。骑着时速30公里的电动车,小江穿梭在街头巷尾,每天累计行驶超过50公里。
在整个阜阳市,小江所在的送餐公司共设有4个站点,各站点有休息室。下午3点,疲惫的骑手们随便吃了点饭,便躺在休息室里享受难得的放松。
在小江的同行中,月入五千元是比较大众的水平,再好一点的六七千。“那些工作几年的大学生白领也不过如此。”小江说,“之前一个同事能拿到一万多,刚离职了。”要达到月入万元,除了能吃苦,还需要一些技巧和天赋。
每天,送餐公司各站点会记录订单数量,为骑手评优。外卖员的阶层划分中,由低到高共有“青铜骑士”到“神骑士”7个级别,升级的唯一依据,就是用户的好评数。
绝对不能和顾客发生冲突,这是送餐员的底线。在较低的准入门槛背后,送餐公司的管理分外严格,大大小小的罚款规定有数十条,最严重的违规就是餐品未送达,提前点击“送餐完成”。
夜幕下江桥林和同事们讨论一天都跑了多少单。送餐员有全职和兼职两种身份。全职骑手住在公司安排的集体宿舍里,一般要夜里12点下班。像小江一样的兼职骑手,大多数是本地人,下班后可以回家,请假也相对自由。
昏暗的楼道内,小江放慢脚步,准备接下一单。
不久前,小江通过了驾驶大型货车的A证考试。他说自己就爱开车,当骑手多攒点钱,媳妇生了孩子平稳过渡一段时间,他还是想做回本行,开大车去外面闯闯。
跑完最后一单已是夜深,小江一边啃着烧饼一边给家人打电话。骑手挣的都是辛苦钱,小江说:“别看工资高,都是风里来雨里去换回来的。”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