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关晶,1978年生人,摆过地摊儿,开过饭店,做过电影导演。辉煌时和明星朋友一起在自己开的饭店喝酒唱歌。潦倒时为了节省开支自己又当导演、又做编剧,又兼职服化道。参加过各大电影节,见识了电影圈里的各色名流,却也曾为了筹集电影资金借遍了朋友。图为2015年关晶参加威尼斯电影节。
大学刚毕业,关晶靠着在夜市摆摊儿卖T恤,囤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一开始觉得比较丢人,见到老师同学都低着头,但后来我想我是在用自己的劳动赚钱,没偷没抢。” 有钱之后,关晶去了西藏、云南,和尼泊尔。他很喜欢当地的饰品,回来后在苏州开了一家饰品店。每天看着运河,弹弹琴唱唱歌,一高兴把店门关了和朋友出去喝酒。
那时关晶在苏州认识了一个朋友,提议一起合伙回上海开饭店。没想到这家饭店开起来后非常火。很多明星都来这里吃饭。紧接着第二家饭店开在上海的外滩,关晶认识了更多明星,每天都过着忙于应酬的光怪陆离的生活。
关晶当时的生活是这样一个状态:每天睡到自然醒,下午去饭店去处理些事情,晚上请朋友来吃饭,吃完饭去酒吧、去唱歌,唱到凌晨四五点吃完早饭回家睡觉。“那段时间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摆设,在这个团队、这个圈子里,我是可有可无的。我觉得我的人生再这样过下去没有太多的意义,仅仅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
没想到在这之后,关晶跌入了人生的低谷。先是父亲突然得了脑溢血,昏迷21天,住院4个月,出院后不得不面对半身不遂的现实。自己投资的第三个饭店也由于经营不善面临倒闭,而且欠了一屁股债。散心去东北滑雪,到吉林的第一个晚上就被4个男人打劫差点被打死。关晶当时躺在医院里,感觉自己倒霉到了极点。
那一天,关晶自己买了个风筝,在长春的白求恩广场放着风筝。从那一刻起,他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从今天起,我一定要干自己真正想要干的事情,再不要为钱,为名,去做一件和自己内心无关的事情。
转机出现在2005年。当时,关晶一个在上海影视圈的朋友抛来了橄榄枝。说想成立一个公司做电影,问关晶愿不愿意合作。关晶当时根本不了解电影行业,只是单纯地喜欢看电影,认识一些电影圈的朋友。他的内心有些胆怯,但最后决定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
关晶参与的第一部电影叫《万一有一天》,他自己做编剧、副导演和主演,讲述的也是他自己人生的故事:一个年轻人想追求自己的理想时,家庭事业全部出现变故,他面对这一切无奈的事情时的总结和面对。
“但我没有给出总结的方法,我也没有什么方法。唯一我所知道的方法就是必须勇敢去面对。”那时因为剧组没钱,关晶做副导演、做制片主任、做演员、做编剧、做服装、做道具。每天都凌晨3点睡觉,5点半起床开始工作。一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好几圈。图为关晶和剧组商议剧本。
“我们创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是内心这份痛苦之后,所产生的一种释放。”关晶说。为了这部电影,关晶也搭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
关晶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取材于真实的体育生的故事。虽然环境很艰苦,老师很严厉,但是孩子们依然非常快乐地在追求他们的目标和理想。图为关晶拍摄第二部电影《儿娃子》工作闲暇。
这部电影关晶想做给更多贫困山区的孩子看。他带着影片和电影放映设备,给西北5省贫困山区的孩子免费放电影。从2008年3月出发一直放到12月,从甘肃兰州放到新疆的喀什,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放了100多场电影。而让关晶特别心酸的是,其中有一半的孩子竟然是第一次看电影。图为关晶到山区为孩子们放映电影。
之后,关晶浸淫在纪录片的创作之中。2014年,关晶开始了自己第三部故事片——《何去何从》的创作。这是一部抗战题材作品。图为《何去何从》拍摄现场。
河北迁西发现了当年侵华日军石桥于昭和七至八年即(1932 年-1933 年)写的《满洲出征日记》。日记的主人,也就是电影《何去何从》的主人公石桥贤太郎,原本是一位日本美术老师,新婚不久被征召入伍攻打中国。 一心想活下来的他在一次惨烈的战斗中受了重伤,为求生换上了中国阵亡士兵的衣服,被中国农村妇女凤莲所救。石桥也对善良的村民们产生了感情,对战争更加感到厌恶。图为《何去何从》剧照。
关晶想通过这部电影探讨战争对人类的影响。“向往美好的心愿在战争面前被打得粉碎,这正是战争的残酷之处。”图为《何去何从》拍摄现场。
而对于关晶来说,拍摄这部电影又何尝不是一场持久战,剧组几度断资,进度一再推后。而关晶依然在坚持着。如今,电影终于要上映了。
“不管怎样,你要相信自己是有意义的。当你觉得这个职业是你生命的出口时,请相信你自己,那么你才会真真实实的站在这条路上,才会沿着这条路真真实实地走下去。请时刻相信自己内心的力量。”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