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在辽宁丹东一个叫窟窿山的渔村,有这样一群年龄在40到60岁之间的拉网人。他们常常要在凌晨2点左右入水下网,大约在凌晨4点的时候开始收网,要在当天将虾圈(虾圈:当地渔民对沿海养殖区海水蓄养池子的俗称)里的6千多尾河鲀(红鳍东方鲀,已经解禁可以合法食用)捕捞上岸。图为10月7日早晨5点22分,拉网人准备收网,此时他们已经在水里泡了近3个小时。
在海边,拉网的活儿其实不是最累的,只是有些遭罪,因为泡在水里时间长了确实很难受,尤其上了年纪以后,得风湿病那是一定的。这位拉网人常常凌晨1点就要起床,“觉睡不好饭吃不好”对他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
每年7到10月份,是他们作业最密集的时候,尤其在10月份,拉网人每天要泡在冷水里12小时左右,一天大概能挣200元。图为10月7日,当天丹东地区气温骤降,但这位拉网人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由于在水里的时间过长,偶尔,拉网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保存体能。
拉网的时候每个拉网人手里都会拿着竹竿,用来驱赶海水里的河鲀。
捕捞河鲀是一项协同性很强的渔业生产活动。这位渔民的职责类似总调度和总指挥,他受雇于虾圈圈主,需要在拉网人、分拣人以及河鲀买家之间进行协调。
这些来自窟窿山村的拉网人称,他们属于“老柳拉网队”。
拉网人腰间的绳索。
这位略显瘦削的男人就是拉网队“队长”老柳。“拉网的活儿吃的是壮年饭儿,村里有60多岁的想来跟着干,我说绝对不行,还能挣钱不要命吗?”老柳说。由于拉网人特殊的工作环境,他们也制定了一套从业规则:年过60岁就不能再下水了。
她是老柳的妻子,拉网人都喊她“拉网队副队长”。对于这个称呼,“副队长”有些不好意思了:“别听他们瞎叫,就是我和俺家老柳把村里的老爷儿们组织起来,俺们两口子负责出去找活,挣的肯定要比拉网的人要多一些。说白了就是个包工头。”
在所有的拉网人中,“队长”老柳心事最重、担子也最重,除了要保证活源不断流,还要跟不同的圈主博弈。“这个活儿没有秘密,我能挣多少都明摆着,拿到的钱一旦跟大伙的差距太大,就没人跟我干活了,养殖区的拉网队又不止我这一个。”
女人们的主要工作虽然是分拣河鲀,不过在必要的时候她们也会来帮忙拉网。
第一网河鲀终于上岸了。岸上的女人用挡板将平台上的河鲀挡住,然后快速分拣河鲀。
河鲀的牙齿非常厉害,网具上的破洞就是河鲀的“杰作”,不少河鲀会顺着自己咬出的破洞逃跑。
分拣完毕,河鲀被迅速装上了车。对每一位拉网人而言,全家一年的主要花销就指望这四个月拉网所带来的三万多块钱收入了。除此之外,他们家里一般还会有几亩水田生产口粮。
对于拉网人来说,整理网具并不意味着收工,而是要奔向虾圈的另一片水域,直至6千多尾一万多斤河鲀全部上岸。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