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

已浏览到本图集最后一页

雪域“天路”上的父子火车司机

再看一遍 下一个图集
  9月27日,父亲张宜敏在执乘进藏列车。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父亲张宜敏(左)与儿子张海洋在进藏列车前合影。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吸着氧气的张海洋(右)与父亲张宜敏在执乘一趟火车。由于进藏列车驶经路段多为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机车乘务员在行车途中要经常吸氧。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儿子张海洋(右)在展示他和父亲工作上必备的铝制饭盒和检车锤。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张宜敏(左)与儿子张海洋在执乘前收拾行李。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张宜敏(右)与儿子张海洋在执乘一趟火车。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
  9月27日,张海洋登上进藏列车机车。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有一对父子火车司机,由于工作班制的关系,父亲张宜敏和儿子张海洋有时候会共同执乘一趟火车进藏。父亲张宜敏于1994年取得司机资格,行车23年安全行驶162万公里。儿子张海洋2014年考上内燃机车司机,目前安全行车3万多公里。这个普通的铁路家庭共同见证了青藏铁路的发展变迁。新华社记者 侯德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