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

已浏览到本图集最后一页

“女儿,等着我!”——一位父亲23年的寻女路

再看一遍 下一个图集
  6月4日,在四川成都市,王明清在驾驶汽车,车上摆放着寻找女儿的信息。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四川成都市九眼桥,王明清和妻子刘登英在女儿丢失的地方回忆。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在家里整理寻找女儿的小卡片为出车做准备。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在看寻人节目时流下眼泪。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展示一张全家福,后排中间空出了一个位置。他说,那是留给女儿王启凤的位置,他会一直等着空缺被填满的那一天。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在家里看着丢失女儿的照片。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四川成都,王明清在网约车上为旅客讲述自己丢失女儿的故事。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在出车前擦干汽车上的雨水。
  今年49岁的王明清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过去的23年里,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失踪23年的女儿王启凤。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带着女儿王启凤在成都市九眼桥街边卖水果,在王明清去换零钱的功夫,女儿王启凤就丢了。“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王明清流泪回忆着。女儿丢失后,王明清夫妇从成都到老家四川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王明清说,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向每一位乘客讲述着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让我走得更加坚定。”他说。近几年,他载过的乘客过万人,很多乘客都会转发他的故事,温暖的寻亲接力也在这座城市延续着。他无数次想象着,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轻轻地说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