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

       10月11日,国家文物局长征文物保护调研组一行抵达泸定桥。红军飞夺泸定桥,是毛泽东同志在安顺场根据当时渡口人多船少,短时难以在安顺场把全部红军渡到对岸的情况决定的。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从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沿东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一军团二师、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沿西岸北上赶向泸定桥,两支部队相互支援,夹河而上,共同夺取泸定桥。
       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成功,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再次体现了我英雄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
       据了解,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红军长征在甘孜纪念馆、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等三馆都面向公众开放,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是川藏公路上的首个公路纪念馆。成浩 摄